文化>>通讯员>>

小酌小爱 小家大家

2019-11-18 14:16:36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燕子说:孩子,快些褪去黄嘴丫儿 ,不能总是呆在家,太阳升起的时候出飞吧;狗狗说:孩子,你们一天天长大,天亮就会有人来领养,各自分去别人家。


有一天一群燕子在空中掠过:“妈妈,妈妈,你看,你看,燕子,燕子。”我顺着儿子双儿的手指仰起头,双儿像数星星一样的数着燕子,一只,两只,三只……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自己的一颗心仿佛和孩子一道,放飞畅游起童年美好:望着蓝天看到了大海、骑着云朵来到戈壁滩、踩着燕子翅膀飞向遥远——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一年一个秋,时光不挽留。踏青秋已去,夏荷湖里留。飘雪红了梅,飞雪映春归。世间万物都与时并进着,赛跑着。不同程度、不同需求、不同风格、不同类型、不同特点地追求着完美和永恒。结合着大自然实际生存环境因素,在某一个地方,招惹着阳光待遇,每天迎接着悄然升起的太阳,欣赏着日落晚霞的余晖映照,享用着月亮年轮、印记、频率抚摸着成长。

记得那年双儿五岁的时候,他高高兴兴地从幼儿园放学回到家,当时我正在厨房做饭,我听到了他那急促地脚步声,他跑到我的身边笑呵呵地说:“妈妈,妈妈,老师新教的一首歌我唱给您听:“小鸭子见了我嘎嘎嘎地叫……”他一边唱着一边跳着小鸭子的舞蹈:腰一哈,头向上,两只小手往背后一翘,两只小脚交替着蹈呀蹈。可能是一天才见到妈妈的缘故,双儿就这样,一遍一遍地唱着、跳着哄着妈妈开心。我看孩子唱的跳的那么起劲便说:“好了双儿,妈妈听到了也看到了,你唱的很好,小鸭子舞跳的也棒,别累到了乖乖,快,休息一下。”他小小的身躯紧贴在厨房墙壁一角,穿着一身蓝色校服,一双黑色小皮鞋,白色衬衫搭配着蓝色小马甲。停下后气喘吁吁,眼睛吧哒吧哒地眨着,依然俏皮、欣喜的望着我,用两只衬衫袖头擦着额头、脸颊的汗滴。孩子跳累了也唱渴了,双儿:“靠右边这个壶是温开水,你自己倒水喝宝贝,妈妈忙着做饭,呆会儿你爸爸下班回来就吃饭”。看着孩子喝好一杯,又倒了一杯喝着,我有些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刚刚就不应该让他给我表演那么多遍。“宝儿啊,你累了,快回屋休息一会儿,等爸爸回来妈喊你。”“妈妈我不累,”他两步、三步来到我身旁,立即顺势翘起了脚,抬起了胳膊,用小拳头为我咂背敲腰,我左边去拿瓢右边去舀水,他的小身子就随着摆动摇呀摇,小拳头不离妈妈的背和腰敲打着,并说着:“妈妈您辛苦了!”


这时听着门响,双儿像小燕子一样跑了过去:“妈妈,爸爸回来了!”我一边往饭桌上摆碗端菜,一边看到他爸,一进门就把孩子抱了起来,便说:“宝贝儿吃饭了没有?”“还没呢,妈妈说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哦,那爸爸听听,小肚瓜瓜在叫不?”于是他爸把双儿往上一颠,头扎萌在双儿肚肚上,侧耳听着,“呀,我说他妈呀,双儿肚子咕咕叫了,快让孩子吃饭吧。”“吃吧,吃吧,看,不是都端上来了吗?”我说着把围裙摘下,挂在了墙架上。这时我看到双儿已坐在爸爸的腿上了,撒娇的大口大口地吃着爸爸送到嘴里的饭莱,满屋子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幸福家庭气息......


饭继续吃着,“来,儿子,坐到妈妈这里来,都多大了还坐在爸爸腿上,让大人喂?快,快过来自己吃。”在孩子坐过来的同时他爸说:“老婆啊,以后孩子放学回来,就给孩子先吃不要等我,孩子一天跑跑跳跳的消化快,也正长身体……”双儿坐在了爸妈中间,我和他爸不约而同地去亲孩子的小脸蛋,只听两头相吻砰的一声,他爸做着逗孩子的动作,手揉着脑门儿,喊着:“哎呦,哎呦,好痛好痛呀。”我冲他喊着:“是你个大脑袋像砖头一样硬好吧,我才痛呢。”其实我真的有点痛,但还是有些夸张地揉着头,逗着孩子开心。双儿嘿嘿的笑着,好像猜到爸妈的用心良苦,他看看爸爸又瞧瞧我:“爸爸、妈妈快吃饭吧,待会菜饭凉了。”这时爸爸还是不由自主的把左手搭在了双儿的小肩膀上,右手忙乎着给孩子夹着他爱吃的菜,说:“宝贝,你可要吃饱哦,不然就长不高了。”我和他爸看着孩子津津有味的吃着,互相递了一下眼神同时会心的笑了,又一同动起了筷子:“宝贝儿吃呀!”“妈妈吃!爸爸吃!”双儿也学着给我们往碗里夹着菜,一家三口在温馨而甜蜜的晚餐中,享受着天伦之乐赐予的快乐时光。

每个人生命中,“一定会有一个人,当你想起他时,心里就会掠过浮云般的温柔,被血脉里的感情牵引,天涯海角,莫失莫忘”。他(她)就是你亲爱的孩子——永远牵挂的宝贝!

正是秋风寻乐趣,黄叶洒脱绣锦衣,一秋一黄人未老,一冬一雪迎春潮。一晃双儿就十三岁了,有些调皮、叛逆的他,多多少少给我们两个大人带来了一些忧虑和担心。有一天周末,跑出去玩了大半天的他,兴致勃勃的回到了家:“妈妈,妈妈,你看,我给你抱回个啥玩意(物)?你猜,你猜么,妈!”他上衣拉链拉到半截胸坎部位,露出毛绒绒的金黄色物体,双儿凸起的肚子一动一动的。“儿啊,这是啥呀?你可别吓唬妈哦,告诉你,妈可胆小!”我边说边靠近他:“打开,我看看是什么东西?”我举手去拉儿子半开着怀的拉链,可儿子迅速躲开了:“妈,你别动,它会害怕的。”说着就见他轻轻地慢慢地将半开着的拉链全部拉了下来,两个巴掌大的小狗狗一时间暴露在我的面前,它用力的贴着双儿的胸口,像找到了妈妈温暖的怀抱,它的头一大部分钻进了双儿的腋下,背朝着我摇着小尾巴,它这可不是害怕,是因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突然感觉到,它是那么的娇柔可爱,但心头瞬间却涌露出“怜悯”。“妈妈,这是我在花鸟市场买的,跟你说啊妈,它们共有四兄妹,当时我就看它吃食抢的最欢胃口最好,看它望着我的眼神儿,又好像在和我说话:主人,选我吧,我很乖的,抱我回家吧......“我看它挺对眼,跟咱们家一定也有缘,就把它抱回来了,您看,它多可爱!”这时双儿舒展着双肩,手臂向两边撑开,这小家伙的头自然露出,随着身体的转动扭转着头,眼睛做着慢动作,惊奇的眼珠子,左摆右摆,上下打量着新家,随后把目光聚焦在我的脸上。


其实就在儿子把整条拉链拉开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被双儿两手托着狗狗的样子,和依偎在他怀里的这一“不速之客”征服了,内心深处那几分鼓动着的无奈已无影无踪。一晃波比今年已经十岁了,医学上认定已是人的七十岁。可能是我们对它的关爱、呵护有佳起了作用,成了正比吧——孩子喜欢的,为人父母为之倾心。

波比从进入我们家门的那天起,每天的洗、食、住、行就落在了我和他父亲身上:每周洗一次澡、每天三次进食、每天一次清洗消毒住的窝窝、每天早晚牵出遛弯儿两次。其次每天不定时梳毛毛一到两次,眼睛和口水随时都要盯着给他擦干净,定期滴眼药水,三天清洗一次耳朵等,一系列对波比的护理工作和善养工作,坚持不懈地开展了十年之久。波比它不但聪明还通人气,它最喜欢喝牛奶,当我们出去时跟它说:“波比,我们出去了,给你买牛奶回来,你在家里好好等着。”它一听到去给它买牛奶,已经跟到门口想出去玩的它,立刻转身跑回自己的窝窝里爬下,静心的等待着……这时我把推开的门又顺手关上,来到波比窝窝前,一边蹲下来一边说:“波比真乖,来握握手,来波比。”它先是伸左手与我握手,后又伸右手,满脸堆着笑容…… 家里养一个小动物,当你真正的把它列为家庭一员的时候,就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让它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波比来到这个家,确实存在着很多不固定因素,影响着我们家里每个人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波比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随着波比年龄的增长,身体健康问题,如何养老问题,迫在眉睫。有待一家人坐在一起认真商讨合理安排,使它安度晚年。这些年来抚养波比甚感苦些、累些、繁琐些,冲着双儿喊过也发过牢骚。但有时当你喂它东西吃时,它会两只脚站立,两只手拢起作揖,不停地谢谢,谢着你;有时在外面遛它跑远了,大声喊站住,它会立即停下跑着的脚步,一回头摇着尾巴等着你,总是用这样的神情,等你快走到它的身边时,每次都会迎上来几步,瞬时做着两脚把身子弾起的动作,双手扶在你的胸口,嘴里发出吱吱呜呜的音律,好像在说:“主人我爱你,爱你……”波比五岁的时候做过一次子宫切除术,九岁的时候又做一次肾结石手术,现身体状况良好。

“看海和出海是两种不同的人生境界,一种是把眼睛给了海,一种是把生命给了海”。大到国家,小到家庭,不欢迎只投“眼睛”需要的是“生命”本能爱的付出。儿子长大了,波比有些见老了,我抬头看看他老爸也添了几根白发,我自己眼睛也有点花,时间就像隐形的翅膀,“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不偏轨道分毫。双儿在城市的谍影中寻找着人生价值,在党的光辉照耀下茁壮成长。


“妈妈,我很久没回家了,很想您做的饭菜,你们也不过来看我,我很想你们。”“是啊儿,我们也很想你,这不,妈妈忙,爸爸一天更忙,没工夫去看你呀儿啊,等你过年回来,妈给你做好多好吃的,好吗儿?”“好的妈,咦?妈,这几天我的耳边经常萦绕着小时候您常常说的那句话:燕子褪去黄嘴丫儿 ,不能总是呆在家;狗狗一天天长大,很快各自分去别人家。我充分地体会到,也领悟到了这句话的真理端倪。是因为妈妈您啊,早就清楚的知道,儿子迟早都会长大,离开爸妈、离开家的是吧,妈?”“是的,儿!每当妈妈看到天空出飞的燕子,就想到我儿,也长大出飞啦——”

2019年11月14日

写于厦门


作者简介:武桂云,女,汉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生人,双鸭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从小热爱读书、写作、音乐和舞蹈。从事建筑行业,业余时间写作。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责任编辑:李为华
下一篇: ​父亲的秋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