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书推荐>>

评格非《月落荒寺》

2019-11-15 11:16:2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何为真正的人生

——评格非《月落荒寺》

格非新作《月落荒寺》(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被称作是他中篇小说《隐身衣》的姊妹篇,更确切地说,《月落荒寺》填补了《隐身衣》中的叙述空白。在《隐身衣》中,人生中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奇妙结合,依托于繁复的叙述而体现出来。《月落荒寺》沿着《隐身衣》的叙述脉络,继续探讨何为真正人生的小说主题。

《月落荒寺》的框架是格非在三年前参加朋友组织的中秋音乐会时确定的。在长达八小时的音乐会上,伴随着德彪西、李斯特、柯达伊等西方古典音乐,以及各种各样的戏曲、古琴、古筝,小说的脉络在格非脑海中逐渐成形。小说的主线围绕哲学教授林宜生与英语教师楚云展开。林宜生与出轨的妻子离婚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楚云,随后楚云轻松融入林宜生的朋友圈,帮助林宜生拉近了他与儿子伯远之间的距离。一方面,生活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而另一方面,楚云身上的神秘性也随之增加。就在两人计划结婚时,楚云突然失踪,她的身世之谜就此揭晓。惨遭毁容的楚云与林宜生分手,多年之后再次相遇,两人都已组成新的家庭。

书名《月落荒寺》来自法国作曲家德彪西《意象集2》中表现月光的曲子,中文翻译的曲名为《月落荒寺》,意为突出朦胧虚妄的人生。小说中,算命先生说了一句深奥的判词:“楚云易散,覆水难收。”如同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楚云的命运注定坎坷、破碎。另外,这句判词还象征着人生的离散。“惨烈的车祸、赵蓉蓉的爽约、‘曼珠沙华’生死永隔的花语、扇面上的诗句,以及那棵奄奄待死的百年垂柳,均有浮荡空寂之意,让他不免悲从中来,在浓浓春日的百无聊赖中,隐隐有了一种曲终人散之意。”聚散离合终有时,历来烟雨不由人。“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林黛玉喜散不喜聚,恰恰是因为她参透了人生终究会曲终人散。

然而,人生不仅有必然性,还充满了巨大的可能性。《月落荒寺》中出现多处神秘线索,比如“曼珠沙华”茶社、楚云的身世、楚云养父的真正死因、辉哥的假死及再现、三次被提及的车祸、百年垂柳等,无不透露出人生中的各种可能性与偶然性。《月落荒寺》将人生的偶然性寄于聚散皆有时的必然性中,使人读之既感伤又隐隐怀有希望。歌德曾言,存在是我们的职责,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从这一意义而言,格非的新作《月落荒寺》透析了人生的必然与可能,于绝望中迸发出新的希望,引领我们的灵魂在文字中栖息。(田 园)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李为华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