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头条>>

河北为什么 盛产古都?

2019-03-25 09:43:32 来源: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那些年,那些城

从商代到东汉的1800多年里,太行山东麓和燕山南麓就曾经建立了一百余个方国、诸侯国、王国。

“两河之间为冀州”,所谓“两河”,指的是晋陕交界的黄河与黄河下游的禹河故道。夹在两河之间的晋南河东之地及太行山东麓就是冀州的核心地区。

“九州之内,名为赤县;赤县之畿,起自冀州”,冀州为九州之首、天下之中。在夏商时代,太行山东麓地区是重要的统治中心。位于邢台的商朝邢都比安阳的殷都有着更早的历史,两者都在太行山东麓冲积扇上。

周代对分封的同姓宗族十分照顾,他们往往被分封在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因此邢、卫、燕等同姓诸侯国把控着这条南北通道。

至战国,只有北方的燕国依旧强盛,位于边疆利于扩张、自保,但根据地仍然在太行山—燕山以内。

古城邯郸作为赵国首都达158年,是战国时期的工商业中心之一。“邯郸学步”虽然只是一则寓言,但也多少流露出当时的人们追慕着这个国际都市所引领的风尚。

直到汉朝,邯郸风光依旧,和洛阳、临淄、宛、成都并列为五都。

东汉末年,曹操大力营建邺城,邯郸从此衰落下去(其实两者相距只有几十公里)。说起“六朝古都”,人们首先想起的是南京。但邺城作为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的都城,也可称为六朝古都。曹魏营建的邺城布局美观、规划科学,它首创的中轴线城市格局也对后代都城产生了深远影响。

北齐灭亡后,北方政治中心回归陕、洛,但河北地区作为历史舞台上的主要角色却从未谢幕。无论是唐前期中央对河北漕粮的依仗,还是唐后期河北藩镇的拥兵自重,以至于宋代与辽、金的对峙,金、元、明、清的定都北京,无不说明河北地区的政治、军事地位日益显得举足轻重。

此外,太行山东麓还有中山灵寿王城、燕下都武阳、后赵襄国等众多古城,不一而足。

那究竟是哪些原因,使得太行山东麓地区如此重要?

水甘土厚的自然环境

新石器时代,富有农业特色的磁山文化就在太行山东麓扎下了根。粟率先被栽培出来,磁山文化遗址因此被誉为中国谷子的故乡。

河北平原雨热同期的气候特征适合发展种植业。当偏南的夏季季风挟裹着暖湿气流向大陆吹拂时,受到太行山脉阻挡而抬升凝结,在山前形成一条多雨带;偏北的冬季季风南下时,环抱的山脉则抵御了部分严寒,使得山麓地带的温度略高于开阔地带。

除了发源于山地的东流水系的一些交叉地点容易泛滥外,太行山东麓因为地势较高,一般不易受到以黄河为主的水患威胁。而相比于难以驯服的黄河,发源于太行山地的河流体量小得多,就波及范围、治理难度而言,更容易被人类所驾驭。

由于河北平原属于半湿润地区,降水又集中在夏季,在干燥少雨的月份蒸发作用强烈,如果再遇上地下水位高的情况,由于毛细作用地下水中的盐分就会在土壤中聚集,地势低洼的冲积平原就属于重灾区。一般的冲积平原坡度小、水流缓,在河湖水的顶托下,地下水不仅处于高水位,而且更新慢,有利于盐分积累,地下水的矿化度正是从山前冲积扇向冲积平原递增的。

而太行山东麓的一系列冲积扇坡度较大,利于排水。像前面所说的,山前降水较多,对土壤盐分有更强的淋溶作用,易于控制的河流便于展开水利工程。因此,冲积扇上的土壤盐碱化灾情更轻、治理更易。

战国魏文侯时期,邺地就开凿了以漳水十二渠为主体的灌溉渠系,使得斥卤之地可以种上稻粱;燕国的农业中心督亢之地同样坐落在山前平原上。

优良的农业环境能养育大量人口。在自然经济居主导地位的古代社会,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强的生产力、更大的市场、更充足的兵源,太行山东麓对于古代统治者的重要意义也就不言而喻了。

河北虽为畿辅重地,又有负阴抱阳、背山面水的好风水,却因为形状破碎、整体经济不振等原因,难以给人们留下一个完整而深刻的印象。放眼河北省内,在“环首都”“环渤海”的“两环”战略一路高歌猛进的大背景下,位于内陆腹地的冀中南地区则显得尤其落寞。

殊不知该地却有一条盛产古都的大走廊,在历史的尘封中默默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那里正是位于太行山和燕山山麓的一系列山前冲积扇,因为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成为先民繁衍生息的乐土。其中联络中原和边塞的太行山东麓地区,也是华北平原南北交通的大动脉,更是盛产古都的大走廊。

至关重要的交通区位

除了拥有良好的资源禀赋,太行山东麓还是衔接南北、控扼东西的交通枢纽,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南北方向上,从洛阳渡过黄河,再沿太行山东麓北上抵达幽蓟地区,进而到古北口、喜峰口等关隘与塞外游牧经济区交流,是最便捷的,反之亦然。

隋炀帝开凿永济渠之前,太行山东麓长期是沟通华北平原南北的唯一大动脉。水运通达之后,政治中心从长安、洛阳逐渐向漕运更加便捷的开封转移,相对水路运输,太行山东麓作为南北通道就有些劣势了。但从9世纪末开始,另一条穿过河北平原中心地带的南北陆路交通动脉却日益重要起来。

北宋和辽在河北平原上南北对峙后,连接开封和雄州、穿越平原腹地的“宋辽驿道”,成了南北往来的唯一干线。

但传统的太行山东麓南北大道显然更安全。11世纪下半叶,黄河下游频繁决口、改道,截断了“宋辽驿道”,往来的使者“进退不能,两朝深以为忧”。元丰四年,“宋辽驿道”的中段不得不重新绕行太行山东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北宋末年。

即使到了近代,这条相对干燥的陆上交通线以及它所串联起来的经济重镇,都有着不容忽视的地位,第一条贯穿南北的铁路大动脉京汉线就选址于太行山东麓。

在河北省会变迁不定的年代里,除了北京和有着沿海区位的天津,河北省会的另外两个备胎就是太行山东麓上的保定和石家庄。石家庄西侧的井陉是联络山西的重要孔道,经由井陉的正太铁路和京汉线交会于石家庄,这种处在交通十字路口的枢纽地位,也是最终将省会定在石家庄的重要考量。

在东西方向上,虽然太行山将山西和河北断然分隔,但贯穿东西的太行八陉依然将两个地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安史之乱以前,北方地区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北方内部的东西之争也格外引人注目。因为看重该地经济发达、交通便利的优势,以及控扼河北、山西两大地缘板块之间往来的军事价值,东西对峙时期的东方偏霸政权屡屡定都于太行山东麓。

商朝的邢都、殷都,战国时期的赵都邯郸、中山灵寿王城、燕下都武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邺城,座座有着深厚底蕴的古都名城,仿佛在太行山东麓串起了一条珍珠项链。虽然经过时光洗礼而色泽黯然,但它们积淀的价值依旧是沉甸甸的,仍然值得认真检视。

耐人寻味的是,河北曾经的优势在新的时代环境下都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负面效应。可以阻挡寒风的山脉也为雾霾营造了一个避风港,太行山东麓一带雾霾天数明显高于周边;而当地似乎植根于深厚的农业文化,经济发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古都之乡何时能再现往日辉煌,恐怕是每一个当地人每天都在忧虑的难题。(来源:公众号“地球知识局”,作者:安安)

责任编辑:伍松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