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文化校园

《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发布

2018-09-03 09:37:5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用数据剖析“教师负担”、“父母参与度”、“孩子视力保护”、“城乡教育差异”等

一份关于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的大数据分析报告2018年9月2日在杭州发布。该报告以数据说话,反映了现阶段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的整体情况,对社会关注的教师负担、家庭教育中父母参与度、孩子视力保护、城乡教育差异等问题进入了跟踪观察。

该大数据报告由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拿科技”)发布。大拿科技开发的“爱作业”手机软件,被誉为“小学生家长必备神器”,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免费帮助小学一至六年级学生家长和老师批改数学题。用户可通过APP拍摄作业本,1秒后,人工智能即可检测出错误答案,准确率为99%。

据介绍,自2017年9月2日正式上线至今,“爱作业”注册用户数已超过700万,覆盖150多个国家,日活用户超过50万,后台每天能接收至少600万张作业图,每天为老师家长节约批改时间100万小时。目前人工智能已累计批改超过137亿道题目。

大拿科技负责人表示,中国教育需要每个人的关注。希望该报告发布后,有更多人士关注老师的身心健康、关注家庭教育、关注孩子尤其是乡村孩子的健康成长。

数据报告一:

老师辛苦知多少?有老师一天批改了658页作业

目前爱作业的用户中,老师占比5%。

根据用户统计,每位老师平均每天利用“爱作业”批改45页作业,口算题目2500道,工作量非常大。

“爱作业”调查,用人工批改数学作业,每位老师平均每天要花1.5小时至3小时。如果用“爱作业”作为帮手, 每位老师每天批改作业时间可缩短至 10分钟,如果使用爱作业中的“班级圈”功能,5分钟就可以完成。

杭州是爱作业老师用户数量较多的城市之一,杭州“单日批改量”最大的一位老师是来自西湖区某小学2年级的徐老师,徐老师曾一天批改了658页口算作业,她说:“当时是期末考试前冲刺的一两周,就给学生布置了一些口算练习。当时我负责两个班80个学生,每个学生批改了7、8页的样子,所以一天就有600多页了。虽然页数多,但是用爱作业批量批改还是很快的,也很方便!早先,我们学校自己都想做类似软件的,后来技术问题没做成,现在有了爱作业,还是免费的,真是太好了。我们老师都说,哪怕付费我们也会用。 ”

老师批改作业数量最多,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是莆田112.61页、厦门101.94页、长沙101.22页、扬州90.9页、合肥90.55页、深圳84.19页、广州76.82页、珠海74.29页、东莞72.92页、天津72.04页。

“爱作业”发现,一天24小时,都有老师在批改作业。“爱作业”随机抽取2018年3月12日,这一天的凌晨3点,有32位老师在改作业。

而老师批改作业的高峰期则集中在“10:30——11:30”和“12:00——14:00”。

老师们,你们辛苦了。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提到:爱作业有两个功能我个人最为看中。解放教师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个爱作业的大数据沉淀与挖掘,可以让我们解码教育的规律。譬如,寻找作业量与学习效益之间的函数关系,是不是越多越好?怎样的代表性的题型是有效的训练手段等等…… 爱作业等技术的应用,让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技术曙光已经照入教育领域。未来教育一定是人机结合。教师在育人上的高度、温度、风度和人工智能技术在育能、育分上的精度、速度、广度形成有效协作,共筑未来教育的美好图景。 总所周知,知识的习得是能力培养的基础,能力的培养又是素养形成的基础。教师的教育教学,依赖的是精准的学情分析,精准的学情分析中离不开及时准确的教学反馈。理想的教育形态是,教师在及时获得精准教学反馈的基础上,采用个别化的教育方案,为每个孩子传道受业解惑。但在传统纸笔作业训练和批改的时代,这样的教育形态只能通过尽可能地降低班级人数,也就是小班化教学,才能部分实现。事实上,绝大多数教师的班额都超过40人,光每天的作业批改就耗去教师大量的时间。所以我们教师群体也经常调侃自己并非社会上称谓的脑力劳动者,也是体力劳动者。爱作业的技术,解放了教师。让教师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开展教学的反思、个别的指导、创新的设计,也让教师少一些工作的职业倦怠,教师幸福的职业体验和生活姿态会投身到课堂教学中,能够感染、影响我们的孩子,让教育充满阳光。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指出: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家长或教师批改作业,可以说是“互联网+”模式下改革小学数学作业的创新举措之一。通过数据统计可以看出当前教师花在批发作业上的时间是很多的,当班级人数越多,相应批评作业的量也就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控制班额人数对于减轻教师负担是十分有益的。我曾对数学教师每天批改作业的时间做过调查,年级越高花的时间也就越长,以四年级为例,在规定班额的情况的下,我所调查的教师每天批改作业时间平均是在2.5小时左右。现在大家都提倡给学生减负,其实我们不能忽视一个更重要的话题——给教师减负,可以说“关切教师,才能实现学生的发展”。

数据报告二:

家长批改结果显示,晚9点后错误率大增

小学生要注意休息,避免无效学习

家长是“爱作业”的主力用户,目前占比95%。

根据用户统计,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口算题目165道。原来人工批改,每位家长平均花21分钟,现在用“爱作业”批改,每天只需2分钟。

从16:30开始到21:00,是家长批改作业的高峰时段。“爱作业”绘制的平均错误率分布曲线图显示,21:00后,错误率大增。“爱作业”特别提醒,小学生要注重休息、避免无效学习。

“爱作业”发现,不同地区的家长,批改作业的时间段也有不同偏好:譬如广东广西的家长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批改作业,而浙江的家长更喜欢在早上出门前批改。

家长批改作业最晚的城市,排名前十的是:南宁、湛江、江门、佛山、广州、深圳、东莞、茂名、珠海、揭阳。(23点到凌晨2点各城市批改作业家长占比)

家长批改作业最早的城市,排名前十的是:绍兴、衢州、金华、台州、大连、青岛、唐山、沈阳、宁波、丽水。(早5点到7点各城市批改作业家长占比)

“爱作业”同时发现,家长批改作业最多的城市,排名前十为:岳阳3.056页、茂名2.763页、唐山2.719页、青岛2.655页、台州2.638页、南宁2.603页、泉州2.597页、温州2.553页、莆田2.547页、汕头2.511页。

家长批改作业最少的城市,排名前十则为:珠海1.486页、南昌1.647页、武汉1.741页、湛江1.803页、上海1.834页、佛山1.855页、南京1.860页、嘉兴1.864页、重庆1.880页、揭阳1.888页。

单天批改作业最多的家长, 是一位来自浙江温州的一年级小学生的爸爸,他曾一天批改作业30页。不过这个“冠军”有些偶然。他说,“孩子今年上一年级,以前作业就时一页页批改,2、3页作业要花十分钟吧。后来在网上搜到爱作业之后,觉得很好用,就一下子给孩子批了一批作业,就有30页了。现在每天用爱作给孩子批作业,一分钟不到的样子就批好了。省出来的时间,会给孩子讲讲题目为什么做错了,应该怎么做。帮了我们家长很大忙,已经将爱作业分享给很多家长了。”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这个功能应用到家庭教育领域,话题比较吊诡。理论上不应该有这样的问题。现在普遍存在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边界模糊的情况。孩子当然应该有学校完成的作业、家庭完成的作业,但这些作业都应该由专业人士(也就是孩子的教师)来布置、批改。家校协作的方式中最与家长和作业有紧密联系的,也就是老师布置的某些任务,家长协助、监督完成。家长普遍布置作业、批改作业的现象折射出社会普遍存在的中产阶级焦虑。家庭教育的责任和使命在于关注生命健康、养成生活习惯、丰富生长经历。我个人提示:“大量的常态化的知识训练进入家庭教育是有风险的”,至少我们要思考其合理性和科学性。毕竟我们要相信,经过专业训练的教师布置的作业绝多数是基于学情的、具有针对性的。 从数据里我们还看见不少地方家长批改的作业量还不小,倒推,孩子被裹胁进了家长们互相攀比的焦虑中。数据还是支持我们教育学的规律。小学生9点钟必须要睡觉。9点以后的错误率大增,说明了过度训练,效果不大,代价却很高。 希望记者同行们呼吁一下:为什么现在家长的“家庭教育行为”里出现了要批改学科作业?这是正常的现象么?即使家长出于孩子个性化的学习需求,需要进行一些作业?这个作业合理的“量”应该是多少?其“质”谁来保障?家长是否有这个专业能力? 我想呼吁的是,技术本身也许是价值中立的。但是用来干什么?就有伦理性。我很担心因为误用这一的技术,老师们家长们瞬间秒批了,布置作业的人对作业量没有直接的体验了,就容易陷入作业越容易改,反馈越快,老师家长布置的越多的奇特现象。我相信,爱作业的团队设计这一的技术,不是为了在解放教师、解放家长的同时,把孩子们推入题海无边的深渊。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晚9点后错误率大增,我觉得这是显而易见的。小学生在校学习一天,已经身心俱疲,回来后如果还有大量的作业要完成,这时候的学习效率可想而知,尤其是到了他们应该睡觉的时间。一方面我们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另一方面我们要提高学习质量,保证学习效率。如果通过熬夜学习来提高学习成绩,那么所产生的结果一定是得不偿失,因为研究显示,牺牲睡眠时间来学习,反而会让学业更差。作为小学生,保证每天的睡眠时间是确保身心健康的必要条件,也是第二天课堂学习效率有力保证。因此,我们要更加强调高效学习。

数据报告三:

“妈妈”成批改作业主力军,

爸爸需要更多参与

“爱作业”发现,在家长用户中,妈妈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占比62.46%,而爸爸占比37.54%。

女性使用比例最高的十大城市排名:衢州67.93%女性用户、南通67.90%女性用户、丽水66.19%女性用户、天津65.81%女性用户、台州64.98%女性用户、徐州64.76%女性用户、邯郸64.76%女性用户、沈阳64.60%女性用户、石家庄64.50%女性用户、青岛64.38%女性用户。

男性使用比例最高的十大城市排名:珠海45.65%男性用户、东莞45.53%男性用户、莆田45.02%男性用户、深圳44.95%男性用户、佛山43.28%男性用户、广州42.97%男性用户、茂名42.70%男性用户、揭阳41.76%男性用户、泉州41.52%男性用户、江门41.39%男性用户。

目前在绝大部分家庭中,母亲承担着孩子教育的主要职责。教育专家指出,孩子教育是家庭共同的责任,尤其在幼儿和儿童性格的形成期,既需要男性的阳刚也需要女性的柔和。父亲不能在子女教育中缺失,应和母亲共同承担起子女教育的任务。

“爱作业”呼吁,爸爸们要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来。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这个数据背后折射的也是当下家庭教育的现状。不过也印证了一点,一般意义上来说,低幼阶段,母亲的确更适合承担孩子的教育与生活照料。并非数据出现50%:50%就叫合理、完美。爸爸们没有来改作业?背后还需要挖掘。他们干什么去了?是忙于肩负家庭生存的重担?还是沉湎于个人的应酬?还是家庭里商榷好的分工,如父亲负责带孩子游戏、玩耍,母亲负责生活、作业?不过我个人非常赞成爱作业的呼吁,爸爸们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应有更多的“在场”,爸爸的“缺席”,往小处说,对孩子个性的成长不利,往大了说,涉及到孕育健康的民族性问题。目标感、责任心、意志力、耐挫性……,爸爸们应更多地给孩子言传身教。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由于种种原因,当前家庭教育的确存在“父亲缺位”的现象。英国心理学家格尔迪说过“父亲的出现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对培养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力量。”格尔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好多事情确实只有爸爸才能为孩子做到,别人无法替代。在现实中,父亲更倾向于身体的运动,擅长逻辑推理,能给予孩子更多的安全感等,因此,父亲在孩子的身体发育、智力发展、人格塑造、性别角色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鉴于此,许多国家都特别关注该问题,把父亲的责任提到了国家的高度加以重视,甚至从法律方面明确规定父亲的责任。

数据报告四:

纸质作业好,常州的家长最呵护孩子的视力

小学生的视力需要被呵护。“爱作业”在研发时倡导的理念即为,小学生在纸上完成作业,由成人使用手机批改。此外,“爱作业”还提供了“打印作业”这一按钮,希望能为家长提供孩子“非在线”完成作业的更多选择。

统计显示,一年来,家长在“爱作业”上共打印了230万页练习题,1.7亿道题目,帮助了50万学生远离手机/电脑屏幕1200万分钟。其中,1年级家长打印最多,达120万页,二年级55万页。

南方的家长更重视保护孩子的视力。打印练习题最多的城市,排名前十的为:常州(人均6.25页/天)、泉州(人均5.57页/天)、武汉(人均5.34页/天)、哈尔滨(人均5.24页/天)、无锡(人均5.14页/天)、福州(人均4.93页/天)、苏州(人均4.89页/天)、济南(人均4.86页/天)、湖州(人均4.81页/天)、杭州(人均4.8页/天) 五:流失用户中,外来务工者的比例很高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我很赞成爱作业对孩子完成作业形式的引导。爱作业的这个打印作业功能符合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对青少年儿童视力的关切和教育部的政策举措,尽可能地让孩子们远离屏幕,采用非在线的方式完成作业。这当中城市数据的不同,可以看到教育理念的差异,可能不少同仁关注的是作业的形式,我却看到了这些数据背后,孩子们的艰辛和家长们的焦虑。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就在前几天,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教育部等八部门第一时间推出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可见,保护视力已经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在身边,你会发现许多家长直接把手机、电脑、ipad等电子产品当成哄娃神器,让孩子长时间玩耍,这种做法百害而无一利。作为父母,我们应该以身作则,摆脱手机依赖,多陪伴孩子,享受亲子时光。

数据报告五:

流失用户中,外来务工者的比例很高

统计结果显示,经济越发达地区,使用“爱作业”的人越多。

在用户回访中,“爱作业”发现,流失用户中,外来务工者的比例很高。他们不用的原因基本都是:离开孩子,暂时用不到了。这些话令人心痛。

在浙江金华务工的一位小学生妈妈说,“不是不想用,是用不上啊,之前在孩子身边的时候,常常会用爱作业给孩子改作业,现在我们夫妻俩都出来打工了,不在身边,想批也批不了了。家里老人又不太会用手机,唉,没办法。孩子离得远,就算我们想天天看着孩子学习,也是能力有限。”

“爱作业”的一位教学顾问说,从三道题可以看出城乡教育差异:

“爱作业”呼吁,全社会应该多关注留守儿童教育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数据中的区域分布差异,让我们看到了教育均衡发展的任重道远。广大留守儿童在教育资源的获取上,在家长成长的氛围上,都是弱势群体。十九大以来,为了办好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为了满足人民群众对更美好教育的需要,教育部正在推进通过信息化技术手段来促进教育均衡。我们期待更多像爱作业这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针对留守儿童的学习成长领域的问题,设计开发针对性的技术和应用解决方案。

补充一下,总体来说,对爱作业这样的技术进入教育,我个人持乐观、开放、鼓励的态度,应用中的问题,我们可以用不断试错、快速迭代的方式改进。我更多想强调就是回到我最初的观点,爱作业的两大功能,一是解放教师,二是数据分析解码教育规律,这两点能够放大、用好。而不是被焦虑家长们用来机械地训练孩子。我个人的期待:技术的进步应当用来解放人,而不是以技术理性再次束缚人。期待更多爱作业这样的团队,以精实、精准、精当的技术应用解决方案,关怀儿童、解放儿童!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通过这组数据让我想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或者说“如何破解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困境”。当前我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我国义务教育还存在着不均衡现象。如区域之间、 城乡之间、学校之间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各地义务教育发展的起点、基础和过程都很不相同。为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实现区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教育均衡发展体现的是一种公平公正的理念,这不仅是世界教育发展的潮流,而且成为教育现代化的核心理念。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有责任担当的企业参与到教育事业中来,共同助推我国的教育事业迈上一个新台阶。

责任编辑:王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