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死战狼牙 壮士一跃宁玉碎

2017-07-16 17:19:49 来源:北京晚报

    李振玉是河北易县人,家就在狼牙山脚下的东西水村。

    他的父亲李怀林1938年参加游击队,岳父黄彩云是晋察冀一分区的一名侦察排长。

    1989年狼牙山还没被开发成景区的时候,李振玉就在主峰棋盘陀摆过摊,向慕名来登山的人售卖食物和水,并提供免费讲解。

    狼牙山的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叫起来的,没人说得清楚,但是因为什么开始叫响的,在中国却人尽皆知——狼牙山五壮士。

    转移 根据地遭日军合围

    易县,古称易州,位于河北省中部。

    因地处太行山区向华北平原过渡倾斜地带,易县境内多山,平地仅占全县面积的两成左右。

    抗日战争时期,便于藏匿、适合游击的地形让易县成为重要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游击队从这里出发,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1941年8月,日军对晋察冀边区所属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并于9月下旬,对狼牙山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一旦敌人阴谋得逞,4万抗日军民生死难料。

    由于敌强我弱,上级决定我军主力带领群众撤出狼牙山,转到外线安全地区。掩护主力部队撤离的任务,交给了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1团第7连。

    为了争取更多时间,七连官兵边打边退,接连鏖战。

    牵制 阻击战打了好几天

    在一个叫作石门的地方,七连据守地利巧妙用兵,采取设置地雷、分兵把口、灵活御敌等战术,让敌人误以为他们是主力部队,一路紧追不舍。

    “就在石门一带,大大小小的阻击战,打了好几天。”李振玉说,八路军虽然武器不如敌人,但会打仗不怕死,鬼子吃了不少亏。

    阎王鼻子因看起来像鼻梁一样陡峭而得名。在这里,战士们用滚石做武器,砸死砸伤了几十名敌人。

    敌人占据数量优势,源源不断涌上山来,七连只能撤向棋盘陀。敌人调来大炮猛轰,七连官兵伤亡惨重,连长刘福山也不幸身负重伤。

    指导员蔡展鹏命令六班进行阻击,而后带领连队撤离。

    这时,六班只剩下5个人: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

    马宝玉和战友们利用地形节节阻击,引诱敌人往牛角壶,大、小莲花峰方向前进。敌人被他们牵着鼻子,越追离我军主力部队越远。

    就义 弹尽路绝舍身一跃

    激战中,一批又一批日军被地雷、石头、手榴弹、子弹击中,或倒在狭窄的山道边,或滚落到深不见底的悬崖下。

    敌人打红了眼拼命追击,马宝玉等人登上小莲花峰时,已经无路可退,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扔完了。

    敌人仍在一步步紧逼,眼看就要追上来,他们5人砸毁枪支,高呼口号,在各自抗击日军的地方跳下悬崖。

    跳崖后,马宝玉、胡福才、胡福林英勇牺牲,葛振林、宋学义因跳崖方向有小树、灌木,在山腰被挂住获救。

    1941年10月18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政治部主任舒同、副主任朱良才共同签署颁布《晋察冀军区关于学习狼牙山五壮士的训令》,对马宝玉等5名战士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给予高度评价,号召全军指战员向五壮士学习。

    如今,由于长年无人通行,五壮士当年打仗时走过的小路已经难觅踪迹,但他们的事迹却早已广为传颂、家喻户晓。

    常青 老部队延续壮士魂

    1997年出生的贾森是易县人,现在在陆军第81集团军某旅服役。

    贾森第一次上狼牙山,是在小学五年级。那时候,老师刚讲完《狼牙山五壮士》不久,带着他和同学们去参观纪念馆,拜谒纪念塔。

    对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狼牙山实在太高太险。

    “连绵不绝的山头,一座比一座高,看不到边也看不到顶,觉得根本爬不上去。”贾森说,只有到了狼牙山,才能对五壮士那种不怕死的精神有更深的理解。

    但贾森没想到的是,他与“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2015年9月,高中毕业的贾森报名参军,入伍的部队就是“狼牙山五壮士”生前所在部队。

    那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参加过反“围剿”,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也在抗日战争中驰骋晋察冀,参加了平型关、百团大战等重要战役战斗,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新兵连组织参观旅史馆,贾森被部队辉煌的战史震撼了,也看到了一茬茬“狼牙山五壮士”成长的红色根脉——

    20世纪60年代,全军组织基础课目大比武,这个旅前身部队从零开始组训,所属“大功团”七连七班参加7项课目6项获得第一。

    1981年,在军委华北诸兵种协同作战演习中,部队组建仅一年的炮兵团导弹连奉命出战,两次实弹射击12发全部命中。

    2008年,部队出色完成陆军兵种8个分册17个专业共计340个课目的新大纲试训论证任务,为陆军部队转型建设蹚出新路。

    2013年,部队由师改旅,开始探索合成营的作战训练模式。官兵们面对分流、转业、调动,无条件服从命令,仅用3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改编任务。

    每一次冲锋,每一轮阵痛,都是一次换羽重生,都需要拿出五壮士跳崖的胆魄和勇气。

    面对合成营建设这个全新课题,他们主动联系院校开展仿真模拟对抗,先后组织演习130余场,调控作战行动220余次,摸准了自身存在的50多个问题,一批懂合成的新型指挥员迅速成长。

    一次演练,合成二营参谋长付亚宾与几名参谋密切配合,处理情报、调控兵力、提出决心……全营数十种装备、近百个专业力量都在他们敲击键盘声中,灵活运用。

    工兵分队开辟通路,通信分队实施抗电磁干扰,突击力量随时准备抵近火力支援,远程打击和防空火力也已准备就绪……

    全新的练兵图景,让大学生士兵曾翔宇看到了大有可为的舞台。

    入伍前,曾翔宇是武汉理工大学的大三学生。2013年,两年服役期满,他没有像多数大学生士兵那样返校继续学业,而是选择了留在部队。

    “在我们部队,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英勇无畏、不辱使命的壮士。”曾翔宇说。

    捍卫 英雄事迹无可置疑

    葛长生,葛振林之子。宋福保,宋学义之子。

    2015年8月25日,葛长生、宋福保分别以原告身份,同时将撰写多篇侮辱、诽谤“狼牙山五壮士”文章的洪振快起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这件事,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大家认识到,以研究历史为名,行歪曲事实、抹黑英雄之实,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惯用伎俩。

    每每听到有类似诋毁英雄的事,李振玉都感到不可思议。

    “我从小生活在狼牙山,听父辈讲五壮士的故事长大,没人能否定历史。他们来过这儿吗?他们有发言权吗?”李振玉说。

    村民李建国的母亲王贵兰,是当时东西水村的妇救会主任。五壮士在狼牙山激战时,王贵兰就在那支安全转移的队伍中。

    李建国说,母亲常说要是没有共产党没有八路军,大家活不了。

    “那时反扫荡斗争十分艰难,八路军一天只吃两顿饭,省下一顿给老百姓,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李建国说。

    “狼牙山五壮士”纪念馆馆长李芳的爷爷,当时是东西水村的村长及民兵负责人,也参加了1941年掩护群众转移的那场战斗。爷爷嘱托她,就算我们不在了,你们也要把英雄的故事讲下去。

    作为那场战争的亲历者,不仅狼牙山附近的百姓可以作证,侵华日军的老兵也是证人。

    1997年,原易县县长刘建军就曾接待过这样一位日本老兵。他叫茅田幸助,当时是日本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

    前往狼牙山的路上,茅田幸助说,他就是和“狼牙山五壮士”打仗的那个日军小队长,是他们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

    “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壮举是茅田幸助目睹的,他还命令士兵脱帽敬礼、朝天鸣枪致敬。后来,此事被人告发,茅田幸助被调回日本国内并受到处分。

    时隔几十年,面对狼牙山,茅田幸助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号啕大哭。他说,自己对这个地方有罪。而谢罪,是他寻求解脱的唯一途径。

    除了当事人回忆,侵华日军史料《冈山步兵第百十联队史》,也有关于“狼牙山、棋盘陀附近战斗”的记录,日军称这次战斗源自“在9月25日拂晓对棋盘陀附近的八路军展开包围、攻击、歼灭的行动”。

    这一史料从日军的视角,在时间、地点和作战细节上与中方史料记录实现了互证互照,进一步确认“狼牙山五壮士”事迹属实。

    2016年6月27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判决被告洪振快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人们是在捍卫英雄,也是在捍卫中华民族的共同记忆。

    本报特约记者 梅常伟 韩松豫

    【红色记忆】

    敌强我弱的艰苦抗战中,狼牙山上的悲壮一幕并非个例。

    1943年1月,聂荣臻还签署过另一份表彰通令,表彰5名八路军战士在河北省涞水县曹霸岗村鸡蛋坨血战不降的壮烈事迹。

    那是在1942年12月,一位叫李连山的副排长率领一个班掩护主力撤退。敌人疯狂追击,我军伤亡惨重,仅剩下5人,仍坚持战斗。

    撤退到鸡蛋坨时,官兵们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敌人,再也无路可退。李连山决定跳崖,宁死不当俘虏。但还没等他来得及跳下,敌人的子弹击中了他,李连山当场牺牲。

    剩下的4名战士遵从副排长遗志,由20余丈高的山崖纵身跳下,全部壮烈牺牲。历史资料记录下他们的名字:王文兴、刘荣奎、宋聚奎、邢贵满。

    据载,当时只有18岁的王文兴,跳崖前因为“恐高”心生怯意,便让战友在自己眼前蒙上一块白毛巾,随后毅然跳了下去。

    这令人心碎的一幕,被藏在远处山洞中的人们目睹。第二天,抗日军民在悬崖下面找到王文兴的遗体时,白毛巾仍然蒙在他眼睛上。

    遗憾的是,王文兴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根据目前的史料,只能查出:他是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灵水村人,1924年出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参加地方游击队,1942年所在部队编入晋察冀军区七团……

    年轻的生命,如火的青春,就这样绽放在保家卫国的战场。

    1943年春,在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镇老帽山,八路军某部一个排奉命赶到老帽山下的小山头阻击敌人。

    激战过后,全排只剩下6名战士,弹尽粮绝,被鬼子一路疯狂追至悬崖边上,战士们纵身跳下悬崖。

    1944年3月,内蒙古宁城县山头乡李营子前山,在敌人三面围攻下,50余位八路军战士突围时全体跳下悬崖,9人牺牲,只有3人留下姓名……

    如果只有一个“狼牙山五壮士”,或许可以用偶然来解释,但出现一个又一个宁死不屈、跳崖殉国的英雄群体,背后必然是坚定的理想信念、高洁的民族气节在支撑。

责任编辑:魏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