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头条

严歌苓:《芳华》是我最诚实的一本书

2017-04-28 09:12:4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几年前小刚导演跟我说:‘你写个文工团的故事吧,我也是文工团出来的,我们那时候的爱情、我们那时候的那种东西,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没有经历过。’我就想到我们团里的一些人物、一些故事,开始构思了这么一个小说。”近日,严歌苓新作《芳华》一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面对媒体记者她这样说起这本书的创作缘起。在春日的午后,北京内务部街27号的小院里,一袭紫衣的她面前摆放着这本新作,素白的封面上,身着绿裙的少女宛如振翅欲飞的蝴蝶一般翩然起舞。

《芳华》同名电影由冯小刚执导,黄轩主演,预计于今年10月上映,小说的出版让读者们得以对这个故事先睹为快。透过故事的讲述者萧穗子的眼睛,读者可以望见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群从大江南北招募而来进入部队文工团的少男少女,望见刘峰、何小曼、萧穗子、林丁丁、郝淑雯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他们所经历的残酷的青春、隐忍的爱情和坎坷的人生。从1971年入伍,经历了13年军旅生涯的严歌苓写过许多以部队生活为背景的作品:《七个战士和一个零》《一个女兵的悄悄话》《白蛇》《灰舞鞋》……“这段人生左右着我一生的走向,过不多久我就会想到我们团里有哪个人物。”严歌苓说。对于新作《芳华》,严歌苓表示:“这本书应该说是我最诚实的一本书,虽然是虚构的,但是也有原型。”

事实上,在讲起刘峰与何小曼这两个着墨最多的人物时,严歌苓还会不经意间说出他们的原型的名字。“对这两个人,我心里是充满忏悔的。书里有很多我对于那个时代的自责、反思。”谈到善良淳朴的刘峰,一个曾被推上英雄的神坛,却又因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而造成的“触摸事件”被狠狠摔落到尘埃,“对那样一个英雄,我们曾经给了他很多的褒奖和赞美,最后没有一个人把他当真正的活人去爱、给他女性的爱。”严歌苓说。另一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何小曼,则是因为家庭出身和不幸的童年经历,在团队中饱受欺凌和排挤,最后因为立功而突然获得种种荣誉,却疯了。“这也是有真事的。”严歌苓说,“一生都没有人给过她尊重,(突如其来的)太多的尊重把她给毁了。”

除了自责与反思,对于那个年代,严歌苓还抱有一种感慨:“今天的一切都太快了,就像昙花一现,出现得很快,成熟得很快,盛开得很快,凋谢得也很快。”在书中,有大量关于用书信传情达意的描写,严歌苓也说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初恋时对方写来的各种各样的情书,自己采集桦树的树皮作为信纸写信寄走,在她看来,情书这种恋爱的方式,就好像在另外一个人那里储蓄一些实实在在的宣言,每次都是山盟海誓,是个人特别私密的盛大节日。而如今,大家用手机谈恋爱,爱情从生到灭的过程也就短了。

“是不是觉得这个没有情书的时代还挺不可爱的?”青阅读记者问道,“没有什么,我也不恨它,我也不觉得不可爱,我只是觉得,这可能是一种诗意的缺失。”严歌苓回答。(贺梦禹)

责任编辑:韩文哲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