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头条新闻

小伙为跳街舞 瞒着父母退学 15年后跳成世界冠军

2017-04-21 10:46:30 来源:成都商报

杨凯摆出一个帅气的pose

在成都富力广场4楼的一家街舞工作室里,十几个身着宽大T恤和牛仔裤的年轻人双手撑地,随着音乐的节奏俯身旋转,突然一个倒立头转,炫酷至极。

这群年轻人的师傅,是去年刚刚获得HHI(Hip-Hop International)世界街舞锦标赛Breaking(街舞的一种)项目单人世界冠军的杨凯,现年29岁。这个年幼时便偷偷退学专攻街舞的顽皮少年,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弟子。在未来的中国,人们提起街舞,便能想起他的名字,这是他的一点“野心”。

为跳街舞瞒着父母退学

刚上初二没多久,年仅14岁的杨凯瞒着父母,偷偷向学校递上了一份退学申请书。当班主任老师给他的父亲杨昌建打电话时,杨昌建才明白,为什么一家人去散步时,总有发型怪异的摩登少年向儿子打招呼;为什么上了初中后,儿子总是找些借口晚归。当得知儿子一连旷课五六天,原来是去找别人跳街舞时,他怒不可遏,决定哪怕使用武力,也要让杨凯回头。

确实,在父亲的眼中,杨凯曾是名副其实的问题少年:不爱读书、长期逃课、总和那些摩登少年厮混……这也是当时师长同学、亲朋好友对杨凯的评价。“没少挨过父亲的打,老师同学对我也很失望。但我不后悔。”杨凯回忆。

杨凯说,他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街舞时,就被动感的节奏和帅气的动作所吸引。正巧,刚上初一时,他的一位发小在学校学了几天街舞。发小给他展示了几个简单的俯身旋转动作,杨凯看得如痴如醉。从此,他的生活,完全被街舞占据:放弃了上了6年的乒乓球兴趣班,本就不上心的功课更是被束之高阁。一有闲暇,他就看电视学街舞,在街边淘碟,苦学技巧。

每个动作都练了不下5000次

放弃学习,违背师长们的忠告,选择在当时大众接受度较低的街舞,需要很大的勇气,哪来的动力?“因为街舞太帅了。”生活中少言寡语的杨凯淡淡地说道。而对他的父亲杨昌建来说,这点理由十分牵强。

杨凯的习舞之路,最大的“阻碍”就是父亲。“那次,父亲早早关掉了水果店,在人民南路立交桥下找到了逃学的我。我当时正在和一帮人练街舞。他冲上来就是几耳光,我没有示弱,说‘有本事就把我的腿打断吧,不然我还跳。你看,就是摔成这样,我也要练!’”杨凯指着自己身上,杨昌建看到了儿子手臂上、腿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儿子长这么大,还没见他做什么事这样投入。”这是父亲多年后说的一句话,算是对儿子跳街舞的一种肯定。

之后,杨昌建跑到学校,和儿子的老师谈了一次。不久,杨昌建又趁自己过生日的机会,向亲朋好友宣布了一个决定:同意杨凯退学,专心学街舞。当时,一屋子人无不说他“疯了”,他的妻子和母亲都骂他:“你脑子进水了?你这样会毁掉小凯一辈子的!”杨昌建并没有理会,大声对在场的儿子说:“我作出这个决定,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你不能因为跳街舞,染上抽烟、喝酒这些不良嗜好。第二,一年之内,你要给我跳出点水平来,有种跳进央视。你必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诺,我才允许你退学,不然,乖乖地回学校念书去。”

杨凯红着脸,当场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以后的日子,他不打一点折扣,践行着诺言。“Breaking是一种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基本技巧有20来种。我从14岁开始正式练舞,独自看光盘琢磨技巧和招式,每一个动作都练了不下5000次。除了这20多种基本招式,舞者还要在此基础上创造其他招式,不断创新。”每天频繁的练习,一个一个的新伤旧疮,杨凯的舞技有了质的飞跃。2016年8月,杨凯终于在HHI世界街舞锦标赛中,获得Breaking单人项目世界冠军!

决定开舞蹈学校收学生推广街舞

“街舞就是那种让你怦然心动的东西。”杨凯说,一入舞门深似海,陷进去,就拔不出来。现在,虽然在亲朋好友的支持下,杨凯终于可以自由地跳街舞了,但他还有一个心愿。

“在很多人看来,街舞是少数人才跳的舞蹈,和芭蕾舞、现代舞不一样。我还记得一次初中同学聚会,几个同学描绘着他们未来的人生:考名牌大学、进外企、拿高薪……我坐在那里一直在思考,自己要一直跳舞,吃青春饭吗?还能做些什么?”在父亲的指导下,杨凯决定自己经营一所舞蹈学校,给想跳街舞的孩子们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发展事业的机会。

谈起自己擅长的Breaking,言语不多的杨凯打开了话匣子:“Breaking,意思是爆破。各种快速的步伐,各种高难度的倒立动作,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旋转……Breaking主要由Toprock、Footwork、Powermove、Freeze、Flip等几类不同的舞蹈元素组成……”

作为HHI第一位中国舞王,杨凯获得的其他奖项也不少。2005年,他获得CCTV全国电视街舞大赛单人亚军;2008年,他斩获了CCTV动感地带全国电视街舞大赛单人冠军。“你要给我跳出点水平来,有种跳进央视!”父亲这句话言犹在耳,而他已经实现了当初的承诺。但对在圈内被称为“街舞战神”的他来说,故事还没结束。“在未来,我希望能继续跳下去,以后在中国提起街舞,大家能想起我就好了。现在,我自己还带了一群想跳街舞的学生,真心希望我的学生们,也能实现他们的梦想。”他说。

责任编辑:侯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