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读书>>书评

我闻到了泥土气息和草木芬芳 ——赵富山新作《五月达子香》读后

2017-04-19 11:07:05 来源:石家庄日报

文/刘绍本

自打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至今,30多年里我不断读到赵富山这位资深媒体人的作品,特别是他的博客,让我获益良多。近来,又幸见散文自选集《五月达子香》,这本散文集有30万字,共分成五辑。分别是“从戎随笔”、“山水寄情”、“五味杂陈”、“往事萍踪”、“为人作嫁”。并有附录三件,其中包括他的铁道兵老战友高书增的遗作《往事如烟》。

我在这本书里,从那高寒地区大兴安岭的杜鹃花、不留客和“罕达罕”中间读出了一个神圣的字眼,叫做“忠诚”。这是我学着中央电视台《朗读者》节目提炼主题词的做法,提炼出来的。

作者从石家庄高中毕业参军到了内蒙古和黑龙江边境大兴安岭腹地根河的铁道兵第三师13团的驻地。那里被说成是高寒禁区。呼啸的北风是强硬而霸道的,因为它把彻骨的寒冷与潮湿连同周围荒原的狰狞、险恶一同裹在其中,向年轻的铁兵战士猛扑过来。这些人,心中日夜默念一道命令:要在原始森林里修一条国防铁路——嫩林铁路(嫩江至加格达奇再到北疆漠河)。超强度的劳动累得人骨头架子都要散了,但是回到营地帐篷,仍要接受严酷天气的洗礼。但他们至今感念的却是北方红杜鹃的芬香。就是这股“魂牵梦绕铁兵情”,难舍的军人情,养成一身浩然之气,从部队到院校以至地方各媒体单位,始终“不忘初心”,把艰难困苦、生活曲折都视若“小菜一碟”,进而去夺取、去攀登。

在这本书里,在“山水寄情”诸篇,作者描绘迈出双脚踏访雨中的江西茶山、九月九的光禄山、徐霞客赞誉的雁荡山,乃至温州楠溪江、江心屿,厦门的鼓浪屿、日光岩,还有燕赵之地的京娘湖、石头村、渤海之滨的大洼……在“五味杂陈”中写的乡村乡韵,富春江的逆鱼、长江的江猪、大兴安岭的珍禽飞龙,在描摹奇特物产中无不抒发着对生态的担忧和对环境保护的疾呼;在“往事萍踪”写的历史名人赵佗、苏东坡,现当代名人邵飘萍、田汉、安娥、王革非、沙飞和抗战老兵赵寿山、挂云山六烈士、佩剑将军张克侠以及恩师萧远淑,这些景观的描摹和人物内心的开掘,给读者留下的都不是浮光掠影的印象,也不是简历介绍或是游记说明书,而是投入作者身心而获取的“发现”,是紧贴心房引发的“心跳”。

从这些“中国好声音”和“中国好故事”里,我们读到的是大众情感的抒发,也是民族苦乐的忠实记忆。散文的笔调,无论是平和心态和静观审视,还是激昂慷慨与欢畅长吟,都能将做人做事的道理融汇其中,让人读了感受一种超然的力量。我想,一旦缺失作者“纯真”的心灵,此等篇章万难做到。或者“伪饰”,或者“咒骂”都使得文面布满杂音,情节发展自是走偏。

说到散文集附录的三件作品,尤使人感慨良多。除了《从士兵到总编辑》和《成长的爱情树》,由同事和媒体真切地描绘了作者的纯真爱情和人生历程,成了全书记写的真实见证与生动佐证。但是第三件竟是铁道兵老战友石家庄高书增的遗作《往事如烟》,这篇纪实文学写成于十年前,真实记录了当年铁道兵进军开发东北绿色宝库的历史一页,场景宏大,描写细腻,人物性格鲜明,犹如史诗般再现铁道兵东北大会战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不幸的是这部中篇完稿后作者溘然逝世。赵富山便把既是发小又是老战友的全作二十九章都收进了自己的文集里,这让人联想起为人收养遗孤的美好传说。

固然作品不是儿女,完全可以弃之不顾,但是赵富山将这些战友的心血铸成的文字统统收进自己的门下,据说此书一出版他就把样书送到高书增家中,为天堂战友圆梦,此行此举让人看到了一颗善良之心。再联系“附录”前那一辑“为人作嫁”,对数位年轻作者新书的热情评价和为序表彰,都能看出作者的炽情与恳望。要知道,真正的文化离不开这种善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优良品质就蕴藏在成功散文作者的修养之中。这本是无须提醒的自觉性,融入到日常运笔乃至生活里,以懂得约束为前提的自由,成为时刻为着别人着想的善良。

总之,散文集《五月达子香》映射出作者不断追求“真、善、美”的辉光,使人陶醉,使人警醒,使人思念,使人迅行。

责任编辑:张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