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头条新闻

记者手记 “诗外”的蒙曼

2017-03-17 09:30:23 来源:河北新闻网

和蒙曼见面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位于她北京的家中。

敲门报名,和着笑声,啪嗒啪嗒的拖鞋声近了。一开门,先让人注意到的是拖鞋里两只光着的脚。画风和电视镜头里当嘉宾的蒙曼比,有点奇异。

蒙曼是河北人,小时候生活在大厂。至今,她的很多同学和部分亲属还生活在河北。“家乡的媒体来了,当然要接待。”

我们借着下午的阳光,在她家的沙发上开聊。

蒙曼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古代女性、隋唐史。十年前,32岁登上百家讲坛,她讲的是武则天和隋唐史。当年初露头角的她被誉为“小于丹”,但现在,蒙曼就是蒙曼。

诗词大会的其他几位嘉宾,多是研究古典文学和古代诗词的。但在诗词大会上,蒙曼表现出来的诗词底蕴,让人大开眼界。问她是如何做到的,她笑,“喜欢呐。‘知事者不如好事者,好事者不如乐事者。’喜欢而已啊。”

事实上,在录制最后一期节目时,节目组又发给嘉宾一摞材料,“有这么厚”,蒙曼用手里十厘米高的摆件比画着。同时摇着另一只手说,“我没看,也根本看不过来。”

她说,积累都在平时,相对熟悉的题目,也不需要去查太多的资料,所以每录制一期,嘉宾们都很开心。“没有哪一个是完全陌生的,哎呀我得准备准备,我要不准备我就死定了,我就不敢说话。没有这样的问题。”

但是满肚子诗书的蒙曼,又不同于我们对传统知识分子的印象。她讲“掷果盈车”的典故,会用跳广场舞的老太太追星来辅助我们还原场景;她描绘诗词,是传统文化这杯牛奶上的奶油皮儿,有着醍醐的精妙;她揣测15岁的孟郊看到母亲在缝衣服时,大概是在一旁睡觉……

和蒙曼聊诗词,对诗词本身不太熟悉的记者也很开心,让人开心的,就是那种诗意里的真。

对蒙曼的采访,记者这一次没有做笔记,因为她说话和电视上一样,太快。本职是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的她,说不愿意学生在课堂上做笔记,“记下来没有用,要跟着老师的讲解去思考,脑子高速运转,形成自己的东西才好。”

蒙曼的主业是讲课,她也更愿意把她的身份定位在老师,传道授业解惑。

在传统文化和现代解读之间游刃有余随意穿行,接地气、有高度,我们也就能想象,蒙曼的课堂该是如何的妙趣横生,不用靠点名就能拢住学生。因为最好的教育,应该像白居易的诗一样,妇孺皆懂。

在她的课堂上,常有来自其他学校的编外学生。她认为大学就该开门授课,谁来都欢迎。有一位随女儿在北京生活的退休老先生,已经连续4年到蒙曼的课上听讲。像这样追进课堂的粉丝,校内校外有很多。

率直,坦然。

工作之外的蒙曼,也和我们想象的学者不一样。

蒙曼说自己不讲课的时间大多宅在家,不去父母家吃饭时,就叫外卖,常常几天不下楼,绊住她的是一本本书和一部部戏。蒙曼家客厅里,普通人家放电视的位置,是整整一面墙的书柜,里面塞得满满当当。

蒙曼说自己“什么都看”,昆曲、京剧都爱听,而“最近在看的是科幻”。

研究传统文化的人,大多有尚古情结,蒙曼自己也穿着中式盘扣小立领。但她批判社会上一些不伦不类的复古风气毫不客气,“从来不认可,一直很奇怪。”

她反问,现代社会见面先磕头作揖,能想象吗?

采访中,她表达起态度来都是黑白分明,连拒绝也是,直白得让人无法接话。

记者的最后一个问题是,第三季的诗词大会您会去吗?

蒙曼秒回:我哪儿知道啊……

文/记者 白 云

责任编辑:张猛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