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头条

对话蒙曼:感受美,就能生出善的力量

2017-03-17 09:29:20 来源:河北新闻网

蒙曼

蒙曼应邀来石家庄燕赵讲坛做讲座。张 震摄

河北新闻网讯(河北日报记者 白 云)《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暂告段落,但节目所引发的关注并未消退。作为这档节目的评委之一,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蒙曼的电话至今还在热烈地响着。这档节目捧红了选手,也捧红了点评嘉宾,更捧红了诗词。

在这个光速前行的时代,每个人都会有急需解决的问题和数不清的困惑。我们该如何在潮流涌动中认识自己,不死的诗心是否适合每个人去探寻?

我们与蒙曼聊诗,与您共同探讨这个问题。

希望对诗词的关注一直有温度

记者:《中国诗词大会》是一档纯文化节目,但是其火爆程度甚至超过了娱乐节目。河北南和的选手白茹云,我们也做了报道,很多人甚至专程去她的家中看望。这一季节目的冠军武亦姝,更是被誉为“国民闺女”。您怎么看网友对选手的关注和追捧?

蒙曼:这些选手都是普通人,不是明星。他们受到追捧,不是因为长得漂亮,也不是因为卓绝的艺术,而是因为大家对这个节目的喜欢,对这个节目背后的诗词的喜欢。或者说,是对于现在传统文化复兴这样一个现象的高度关注。

记者:您从这种喜欢和关注背后看到了什么?

蒙曼:传统文化复兴,中国人诗心不死。

诗词对于中华民族而言有不同的意味。我最近在“喜马拉雅”讲唐诗三百首,唐诗三百首开篇就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那其他民族有没有这种说法?

每个民族表达自己精神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中国从诗经、楚辞开始,就一直是用诗来兴观群怨,这是一个民族的符号,也是我们的文化基因。

一度,我们误以为诗被当代的文化、被白话文淹没了,实际上稍一点燃就发现,它依然神采奕奕,完全出乎我们的想象。

记者:诗词大会不但捧红了选手,也捧红了点评嘉宾,我看您最近接受媒体的采访有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节奏。

蒙曼:到现在微信里还有几家预约采访的。有关注就会成为一个话题,但白茹云也好,我们这些人也好,其实不太需要这么大规模的关注。如此密集的关注其实大家都有点辛苦。

如果大家能够长久地关注诗本身这一话题,长久地关注老百姓心中的这一需求,更会有春风化雨的力量。我个人不是特别希望看到狂风暴雨般的关注,而是希望对诗词的关注能够一直有温度。

记者:最近两年,类似诗词大会的文化节目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比如《成语大会》,以及《朗读者》,都是用一种慢节奏去传达一种态度。这看起来和快节奏的生活有点背向而驰。您怎么看待这种节目热?

蒙曼:这些节目都在打情怀牌。它讲的既不是娱乐也不是知识,它是一种情怀。任何人的心灵,都需要一些抚慰,拿什么来抚慰你?就拿那些美好的东西来抚慰来感召你。

诗词大会最好的是它的形式,是“大会”而不是“大赛”。大赛就麻烦了,大赛就打比赛吧,怎么难怎么来呗,最后出的诗词都是谁也不知道的。

记者:我们也发现了,诗词大会上的考题多是中小学课本里比较常见的,但是问的问题又刚好是大多数人比较模糊的,这是否是有意设置的?

蒙曼:是的。考熟题。这其实在告诉你,这么多年在万丈红尘中打滚,你忘了它了,现在节目组给你一擦,这些东西又浮上心头,观众会有一种感觉:哎呀,这一切多美好啊!

其实不光是诗句本身美好,你的童年很美好啊,你的少年也美好啊,当年你之前读诗的那个感觉又回来了,所以我觉得它打的是一种情怀牌。而现代人心灵的干枯需要滋润,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最需要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所以我觉得这些节目打中的是人的心灵,这也是它引起共鸣的所在。

火了之后的诗词,

该如何被捧在掌心

记者:诗词大会第二季已经结束了,关于这个节目的热点正在降温。这就产生一个担心,由此带来的诗心会不会昙花一现?

蒙曼:任何东西只要达到一定的热度就不可能立即冷下来。就像我们做饭,把火烧到一定程度,等它彻底凉下来总得半个小时吧。我想一次次类似的节目就是一次次加热,温度当然会降下来,不可能一直热下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已经得到了很多有意义的东西。

记者:很多人看节目很激动,翻出课本上的诗词,读了一两篇,然后就搁一边了。但又都羡慕选手们在诗词上的信手拈来,可真拿出时间去学习又很难。这种情况可能很多,您怎么看?

蒙曼:人的成长不可能光指望别人。你觉得这个东西是好的,你愿意成长,你就得付出点儿代价。学习一篇有一篇的收获,学习一百篇就有一百篇的累积。这不仅仅是媒体的引导问题,也不仅仅是学者的教育问题,这也是大众的问题。

我希望大家都发挥自己的主观作用,当我觉得什么东西是美好的时候,要比较真诚地去追求一下,这个真诚的追求肯定要付出代价。

要快乐学习,不是说学习的每一分钟都是快乐的,学习最后会让你快乐。

记者:您是否担心很多人死记硬背地去学习诗词,却并不知道诗背后的东西?

蒙曼:很多人在生活中会逐步了解大部分道理。我们小时候学的一切东西难道说我们都完全明白吗?这是越体会越深的。

10岁读《红楼梦》就是花团锦簇嘛,富丽的贵公子、娇小姐,20岁读又是一遍感受,50岁读又是一遍感受,人对事物的理解肯定是越来越深的。

但前提是这个主体得存在,没有阅读欣赏,我怎能理解越来越深?所以背是一个前提,我不反对背。但是我反对老师、家长不顾小孩子特点,或一个人根本不顾自己的认知能力,去盲目背一些他眼下还不可能认知那种境界的东西。

记者:诗词大会结束以后,有其他嘉宾提出,担心节目火了后,有学校把诗词列出来,设置一门课或者提高它在考试中的占比。

蒙曼:比例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我们到底想通过诗词的学习传导什么。我们急于推出一些东西让小孩子背下来,却连我们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为什么,那不行。

记者:诗词往往会跟传统文化联系在一起,于是也有很多人提出,对传统文化的继承要从诗词的复古开始,您怎么看?

蒙曼:我们是要师古但不是要复古。我们的祖先留下了十分宝贵的遗产,向古代人学习是为了让今天的生活过得更好,或者让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更有力量,绝对不会说让我们回到过去。

现在有人在尝试穿汉服,我觉得很奇怪。唐朝人都不穿汉朝人的服装,现代人为什么要穿?生活在变,服装在变,为什么交领会被立领取代,那是因为中国后来变冷了,你敞着领子很难受,所以就改立领了,就严实了。很多时候它不是一个礼教的问题。

生活在今天就有今天的活法。传统的元素可以存在,但作为生活的常服它不符合现代生活的需求了,挤公交时穿汉服你不怕被人踩到?

术的背后是道。你追求的是道不是术,这是内容不是形式。

记者:那您认为对传统文化的继承的标准是什么?

蒙曼:就当代和未来而言,继承的内容应该看是否能让我们今天活得好一点儿,面对明天的时候就更有信心一点儿,只要是这样就是好的。如果说它让我今天不自在,明天我儿子孙子还要这样?那还是不要继承为好。

为什么要保有诗心

记者:诗词大会上被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是诗心。您刚才也说到诗心,并认为现代人最缺的就是诗心。诗心是什么?

蒙曼:从红尘中超脱出来的就是诗心,对美好事物的渴望就是诗心。春花秋月、四季更替你觉得它不一样,这就是诗心。

诗心是一种敏感的心情,是我们混混沌沌过日子之外,对美对丑都有一种更强的感受力,然后愿意因为这份感受去净化这个世界,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赤子之心。这就是诗心。

记者:现在有这么一种提法,从物质中获取满足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您怎么看?

蒙曼: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肯定要先吃饱穿好,但是现在我们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个时候,人就会追加精神方面的需求。靠什么来满足?当然我不认为诗就可以来满足,但诗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

记者:也有人提到,这个时代是缺乏诗和远方的时代,一档节目似乎撩开了每个人心头的远方和诗意。

蒙曼: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大部分人都知道诗和远方的时代,之前才没有。因为过去大家都在土里刨食啊,什么叫诗和远方?连想都没想过。

那现在大家为什么感觉缺呢?因为现在人们生活不再沉重了,可以抬起头来想一下了。所以我觉得这不是缺乏诗和远方的时代,恰恰是大家开始呼唤诗和远方的时代,恰恰是诗和远方走进我们生活的时代。这是进步。

记者:诗和远方走进了我们的时代,但在现实生活中,诗心的意义何在呢?

蒙曼:首先诗歌是美的。生活是需要美的。美的语言,美的情感,美的情怀。

如果说中国古代文化是牛奶,诗歌就是牛奶上面最精华的一层奶油。它的韵律、语言,是一种美的精粹,是浓稠的、凝练的,让我们每个人醍醐灌顶。

相比之下,很多网络语言,是经不起推敲的,也不知道背后让它真正流行起来的元素是什么。“十动然拒”我还能明白,把很多东西融合到一块儿,至少俏皮,但“蓝瘦香菇”它俏皮都做不到,它的流行元素是什么?“十动然拒”之类的今年就很难听到了,“香菇”也不会太长。

记者:采访选手白茹云时,很多人都问她在诗歌里学到了什么,她说是诗里的美好。很多人想象不到诗歌有这个作用,但是她能体会到。

蒙曼:因为诗就是让你从现实生活中抽离,白茹云的现实生活是比较困苦的,但是她一看诗就马上融到诗中描述的那个场景中了,就从日常生活中脱离出来了。

生活是什么?你在红尘中打滚不要紧,就怕你的心也在红尘中打滚那就麻烦了。眼界跳出来之后,你的心就超脱一下、放松一下。

记者:诗词让每个人都能找到抚慰心灵的东西。

蒙曼:从诗词大会的选手,我们可以看到,学富五车的人可以喜欢诗,一个抗癌的农民可以喜欢诗,修车的老大爷也可以喜欢诗,这就是中国诗词的迷人之处。如果是诗变成了专家学者的游戏,那些文人惆怅的东西,就是诗死去的时代了。正因为我们所看到那些文化背景差别大、年龄差别大、天南地北的人喜欢诗,我们才知道诗是活在中国人心里的。

诗在中国古代社会教育出很多温柔敦厚之人,为什么?因为诗主打的就是美,语言是美的,节奏是美的,韵律是美的,色彩是美的,方方面面都是美的,它在讴歌美,展现美。

从它这里领略了美的人,本能会是什么呢?对于美的东西不能随随便便把它打碎糟蹋了,呵护美的内心就是善。人们能感受到美,就能生出善的力量,由美及善,这是诗的一个本质的属性。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蒙曼提供)

责任编辑:张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